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凝眸

凝视勿语

 
 
 

日志

 
 

菊姐其人  

2006-11-06 23:33:11|  分类: 人间烟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菊姐比我大三岁,曾经是我的同事。她是东北人,长着一张典型的东北人的瓜子脸,五官精致,膀大腰圆,但体态轻盈。

 

结交菊姐很偶然,只是因为在路上看到她蹲着替一个不认识的将要临盆的孕妇系鞋带。当时我立马认定她是个值得一交的人,不管别人当时对她有多少非议。

 

几年前我遭遇了一场车祸。出事后很多朋友来看我,手术后的麻药后遗症让我似醒非醒,几乎记不清当时来的都是谁。唯独菊姐,不光让我记住了,而且能让我记一辈子。

 

那时的我就像一张废纸一样被扔在病床上,昏昏沉沉的猛听到一阵痛哭从走廊里传来。原来是菊姐来了。她从病房的窗户一看到我就忍不住大哭,就这样一路哭到我的床前:“你可吓死我了……怎么会这样?可怜……”。自出事儿后我还没掉过一滴眼泪,看到她,我真是要忍不住了。可是我知道,还没到抱头痛哭的时候。于是摘掉氧气面罩,和她开起玩笑:“哥们儿,别介!你该高兴啊!车都废了,我还没啥大事儿,这不是我的造化吗?快溜溜我,没准我有后福呢,我罩着你。”破涕为笑的菊姐放下手上的大包小包,打开一包牛奶,非逼着我喝下。又吩咐她老公,回家拉来了折叠床和铺盖,非要给我陪床不可。

 

第二天,她从家里带来了洗发水,非要给我洗头,因为她知道我不能忍受脏头发。就这样,我把脑袋伸出床边,一边流着泪,一边享受着她的服侍。这可是连我妈都想不到的啊!

 

天天下了班来,不是端来鸡汤,就是倒腾点别的什么,一定要看我吃下去才走。还替我揉肚子,说:躺着的人肠子不蠕动,不揉揉解不出大便。事无巨细地问:疼不疼?睡着了没有?打几瓶针?就这样直到我出院。后来一有人提到那次车祸,她都会红着眼圈说:“可怜!遭老罪了……”

 

菊姐后来辞职了。因为咽不下那口气,一甩手走了。撂下她的上司,回家当起了全职太太。天天早晨做好早饭,打发老公出门,再楼上楼下收拾一圈,看看书,玩儿玩儿游戏,偶尔写写博客,逛逛街,或者约上我们这些狐朋狗友玩儿上一晚上,日子过的惬意而忙碌。

 

菊姐喜欢讲笑话,喜欢爆粗口,更喜欢放声大笑,那种笑声特有震撼力。所以每次聚会,她都特烦那种斯文的地方;

 

菊姐喜欢和我抢单。无论大小,买单的时候她都跃跃欲试;

 

菊姐喜欢听音乐,花不少钱买正版光碟。她说,有一次贪便宜买了盗版音碟,回家听得只想哭;

 

菊姐喜欢看书,一本《围城》翻得几乎破掉,臭美无比的人,却从不看时尚杂志。

 

菊姐喜欢给我发短信,无论大节小节,土节洋节,她一律会发来祝福的话。当然,没事儿的时候也会发来极露骨的黄色短信,最后还不忘打上“哈哈哈”。

 

菊姐知道我喜欢什么,偶尔会突然打电话:“下来,我在公司门口,给你整了点儿东西,来拿!”打开一看,会有哪个小巷子里炒的瓜子,新口味的奶酪,碧绿的新茶……反正是吃的、用的什么都有可能。

 

……

 

如果说我命中有贵人相助,那这个说不尽道不尽的菊姐就是一个。为了她的那次痛哭,我决定每次都以最好的样子出现在她面前。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