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凝眸

凝视勿语

 
 
 

日志

 
 

我的爷爷  

2006-09-22 23:08:34|  分类: 人间烟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收录旧作,作于2006.5.11
 

谨以此文祭奠、缅怀他老人家

  

又是五月,爷爷离开我们两年了。

两年前的一个晚上,突然接到爷爷病危的消息,一向自诩遇事镇定的我心志大乱,多亏LG为我订了第二天飞往上海的头班机机票,这一夜好长好长。

 

下了飞机直奔病房,看到高大魁梧的爷爷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身上插着好几根管子,连接着的一些仪器间或闪着,他显得那样脆弱和无助。由于工作和生活的原因,我有两年未回上海,没想到,上次回去还对我依依送别到路边的爷爷,今天竟不能看到我了……我不禁大恸!

 

爷爷辞世后,我越来越多地和爸爸谈到他老人家。知道了一些他老人家的一生遭遇和这个家族的历史。

 

爷爷是家中的独子,曾祖是宁波到上海的手工艺人,擅长金银器的制作。因此,家道殷实的爷爷从小身体调养得很好,又喜好运动,所以比起同龄人,他显得高大强壮。解放初,他参加上海市的长跑还得了不错的名次。记得小时候,父母在很艰苦的地方工作,把一岁多的我送到爷爷奶奶身边,爷爷总喜欢把我驮在他的肩上走走玩玩,一次没留意,路边梧桐树的树枝还刮破了我的脸,为这奶奶还数落了他好一阵。

 

记忆中爷爷笑咪咪的从不发火,特别是老了以后,大大的肚子,光光的头,像个弥勒佛一样。可听了长辈们断断续续的讲述,才知道爷爷原来是个非常耿直,正义的人,小时候竟还是个调皮的孩子王,会领头逃课,搞些恶作剧作弄一下白胡子的私塾先生。

 

他刚正不阿的脾气性格,在漫长的乱世中,可想而知给他带来多少磨难,但老人从不在操守上作任何让步和妥协。当年上海沦陷后,曾祖带着一家老小回宁波乡下避难,那时曾祖年事已高,回乡不久就去世了。爷爷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丁当起了家。说是回乡避难,其实在那时中国又有哪里是净土?宁波自然也被汉奸和日寇霸占了。一天,小鬼子打发一个汉奸来找爷爷,说了一大堆的恭维话,实质上是想让爷爷出任伪保长。爷爷以不懂农村事务和“年事已高”(注:爷爷少白头,三十几岁时已满头白发)为由多次推托,最终惹恼了他们,把他关了起来。事后抗战胜利,汉奸们自然要被惩治,而此时爷爷完全没有在个人恩怨上与之计较,这种光明磊落的胸襟让当日折磨他的汉奸羞愧得无地自容。

 

爷爷没有继承曾祖的家业,经营的是丝绸布匹。解放后,他作为普通职工投身新的工作岗位。出于对新中国充满信心、希望和热爱,在一些人看似真诚的邀约下,他说了真话。在那个尽人皆知的年代,讲真话是要付出很大很大代价的。所以,他独自一人离开上海,多年以后才一家团圆。对于一个正直的知识分子而言,肉体上的虐待还不是最残酷的,最残酷的是精神上的禁锢。除此之外,折磨人心的还有经济上的困顿,心爱的长子被打发去了一个流放犯人的冰天雪地的地方,最小的女儿作为知识青年去安徽农村吃着红薯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我无法体会那种痛苦,但我知道,经历了这场磨难的爷爷仍能笑咪咪地把他的长孙女驮着到处溜达。

 

上海小开的种种恶习爷爷一样都没有,唯独对读书和书法情有独钟,他还在上海市的书法比赛中的了二等奖呢。小时候对爷爷印象最深的就是爷爷左手拿书右手比划着字,嘴里还念念有词的样子。非常惭愧的是,我的字始终不好意思理直气壮地拿出来见人。四、五十年代,民风淳朴,很多社会名流与普通人的交流很真诚,爷爷就曾和丰子恺等大家有过书信往来。他老人家过世之后清理他的东西,一箱一箱的,除了书,就是他作的摘抄和读书笔记还有他写的字。

 

爷爷的一生,经历过战乱、贫困、饥饿,又因为几年离家,深感亏欠了儿孙。因此,物质上他所求甚少,甚至多年不与我们同桌吃饭,总是等我们吃完后才打扫残羹剩饭。我们知道他的心思和习惯,就总是“剩下”很多他爱吃的鱼、虾,对他说:“我们不要吃了,阿爷(或外公)全部要吃掉啊。”,这样他才会安心地享用。

 

斯人已去,我实在按耐不住心中的怀念和遗憾。“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父亲兄弟姐妹四人,到我们这一辈兄弟姐妹七人,除了我们这一支,其他姐妹都在上海,所以每次我回去,爷爷都会含着老泪送我出很远,最后一次我们是开车回去的,老人送别时严厉地说,下次不许开车回来,太危险。回想起和他老人家共同度过的那些年中的点点滴滴,回想起他高洁正直的品格,回想起成家立业以后忙于自己身边的事,竟忘记了他们都是快九十岁高龄的人,而我竟一天未曾尽孝,凡此种种令我追悔莫及!

 

爷爷颠沛一生,离去时安详而宁静,享年87岁,这是命运给他老人家的补偿和褒奖。我们答谢邻里的“福寿碗”被邻居们欢欢喜喜地收下,说是要沾老阿爷的福气。儿子一年级时问我什么叫慈祥,我解释了半天,儿子恍然大悟:“我知道了,就是太爷爷、太奶奶的样子!”

 

爸爸老了,也剃了和爷爷当年一样的头,第一眼看到,像极了爷爷。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