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凝眸

凝视勿语

 
 
 

日志

 
 

让我们干点人事儿  

2007-12-17 20:21:11|  分类: 如是我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切从改变自己开始》——讲述NGO和志愿者的故事

 

内容简介:

 

多年来,党和政府一直倡导雷锋精神,实际上,雷锋精神就是一种无私奉献的志愿者精神,在经济主导生活的今天,人们感慨社会环境日益物质化,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正因此,志愿者精神尤其可贵。

 

作者在书中以客观公正视角和平实的语言介绍了当今中国大陆27位具有一定代表意义的民间志愿者以及他们组建或服务的民间组织。这些志愿者在艰难困苦面前,不抱怨、不退缩,不仅坐而论道,更起而行之。他们从改变自己开始改变周遭的人和环境,用行动把美好的心愿付诸实施,尽自己所能不断为配合政府推动社会进步努力。2003年以来,每年政府都从高校毕业生中招募志愿者参加西部计划行动,这说明,我们的时代需要志愿者精神。他们,是学生榜样,时代的楷模。在提倡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无论是扶贫、教育、环保还是村民自治都需要广大民众自觉参与,这是实现和谐的最佳途径。

 

这是一本介绍中国大陆刚刚开始起步的民间组织的书。民间组织是指不被视为政府部门的协会、社团、基金会、慈善信托、营利公司或其他法人,不以营利为目的的组织。随着全球人口、贫困和环境问题的日益突出,作为一种回应,民间组织迅速成长。民间组织不是政府,不靠权力驱动;也不是经济体,尤其不靠经济利益驱动。民间组织的原动力是志愿精神。

 

本书介绍了31位具有志愿精神的普通中国公民,在没有任何资金背景和支持的情况下,用自己的微薄之力,默默地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没有对物质的追求,没有对名誉的企望,他们的行动是无声的力量,他们是构建和谐社会的身体力行者,是这个时代的榜样。

 

 

  波:假如天堂都在劫难逃

  涛:灾难面前我们不做木头人

马小朵:路遥知马力

  恒:歌者行于途

吴登明:环境保护从来不是单纯的环境问题

吴昊亮:走出低水平重复建设

杨云标:需要

  丽:在沙漠里种小草

曾金燕:为每一条鱼全力以赴

  雁:用生命影响生命

翟明磊:说出了真话的孩子

周鸿陵:七年只做一件事

周永宏:我们一道前行

  宇:一直向上走

张淑琴:从丐帮帮主到社会企业家

  冰:三千农民办农会

乡村,女人的故事

王树霞:从改变自己开始改变世界

王殿敏:人生没有回头路

全能农民刘忠训

H  为道义站出来说不

J  向往大海的淡水鱼

L  机会主义者对话

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一棵成长中的树

邱建生:用什么照亮心灵

朱小娥:我不理解他,但我支持他

袁小仙:最根本地做一件事

潘家恩:淬火激情

黄志友:赤脚走在土地上

严晓辉: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袁清华:摸索在困惑与失落之间

刘健芝:读书应当有用处

谢英俊:安得广厦千万间

  话:做一个行动者

编辑手记:与高贵的灵魂相遇

 

以下是阿拉丁(王谨)所著的书评,他富于张力的独特的语言风格为我深深折服和喜爱,更重要的是,他看似调侃甚至玩世不恭的外表下有一颗悲悯的心。

让我们干点人事儿

阿拉丁

——《一切从改变自己开始》书评

 

屁都不懂的时代,武侠小说是我的主要读物。等到懂点什么了,便无端地为大侠们操心:这些个快意恩仇的古代牛B人士大都没工作,有正当职业的,武功多不入流,比如走镖的从来就不是男一号,六扇门吃公家饭的也都是反面角色,存在的目的就是等着被大侠宰了或者被度化。大侠们吃穿住行喝酒泡妞打架等社会活动皆无经济来源支撑,却也活这么滋润,不免令人生疑。如今有了些许见识,始知——侠客们就是古时的NGO(非政府组织),以极高的道德水准杀人越货除暴安良,以极低的在野身份监督政府或者帮政府排忧解难,可都不求回报。比如郭靖,虽曾贵为蒙古驸马,但在大宋的名分就是一草民,守襄阳完全是出于爱国热情,不拿官俸,至多喝几杯官酒,食几钟官粟,可郭大侠伉俪日日刀头舔血抵御外敌,襄阳守备出点儿血也是应该的。

 

当世的NGO,该是中古的侠客转世投胎,只不过今世弃武修文,做的事不复轰轰烈烈,名头自然也不噪于江湖,犹如隐者。与雷锋等轩昂的标杆榜样亦有所不同,NGO们因为其非政府的背景,宣传机器的触角极少伸向他们的身躯。也无口号,喊口号的人多在庙堂,而NGO们的坐标系永远在民间,永远在路上。他们的江湖在乡野、在学校、在街头,他们的行侠对象是打工子弟,是艾滋病患者,是爹娘在监狱的孤儿,是草不再绿、水不再清,多见树墩少见树冠的山川。他们与大侠和雷锋的不同还有,不喝风拉烟,也吃转基因的五谷杂粮,不打家劫舍,也挣工资,也做好事,但不见报载。活得辛苦,但衣着光鲜洁净,身上没有补丁。

 

写书人名唤寇延丁,齐鲁女子。本有一份体面而实惠的、纪录片制片人的工作,某日弃若弊屣,改而日日与残疾画家为伍。她发现了这一群体创造的美不逊于常人,她梦想着这一群体能自助助人,她扛着他们的作品游走于世,期待着社会对残疾美术家的关注和帮扶。与其书中人物相同,NGO们皆有一门功课,有关注残疾者,有环保人士,有扶助艾滋病家庭者,有晏阳初薪火的传人,还有非法上访者的维权军师。这群人,一人专注一事,不负责普渡众生,三千弱水只取一瓢,与别人饮。说的是人话,干的是人事儿,信条是一生哪怕做好一件事即可无愧。比胸怀世界欲拯万民于倒悬的大人物距离真实更近。具体到他们所为,该书的责编用一句英文论定:“You can put anything under the sun.”——这浊世,有几人敢把胸脯拍得山响,说一声:我做的任何事,都可以拿出来放在太阳底下曝晒。这人间,太多的事“见光死”,太多的人“性喜阴”。

 

一个民族要有仰望天空的人,不是只有在流鼻血的时候才挺起脖子。书中有一人说:灾难面前,我们不做木头人。读书阅世,独善其身者,终能自保者,寡。西人有云,每个人都是这个广袤大陆的一部分。凡此种种,都是人话,都是明理,做起来却难。可是难也得有人做,每个国家都不可缺少干小事的人,哪怕你在某一天于厦门街头散步,为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说几句真话,也是一桩功德。

 

贤哲说善无大小,俗人说“瓜子不大是人心”。

 

数据显示,在发达的西国,三分之一的就业机会来自NGO。这三分之一的从业者,在政府照耀不到的角落散发着热量。社会和谐与否,非盈利性的非政府组织的多寡,以及发挥作用的大小,也应是指标之一。一个正常的社会,一个正常的政府,不会无视自救者的存在,不会设置救人和自救的藩篱。不会认为民间力量的存在,是为了反证政府的无能,是为了给政客的脸蛋涂黑。

 

装入此书的,是若干《一切从改变自己开始》的人。子老早就曰了:礼失求诸野。书中大抵就是一些“野人”。某一日有幸与若干“野人”同席吃酒,发现如下:以现今的所谓常理视之,这些人的眼神都有点,著者寇延丁的说法则是——这些人的眼神清明,目光澄澈。谁的评价到位,读者自有分数。

 

《一切从改变自己开始》

作者:寇延丁

海南出版社  定价:28RMB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