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凝眸

凝视勿语

 
 
 

日志

 
 

我是魏晋人  

2007-12-25 16:42:41|  分类: 信口开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给我发来一个解闷儿的测试,据说可以测出我应该是哪朝人。回答了一连串问题,得出个结论:我是魏晋的书生。

 

说是测试,其实就是算卦。这个卦象真让我哭笑不得!且不说分分钟把我送到千年以前,还把我变了性,更要命的是居然让我这个文盲成了“书生”。如此特别的测试结论,不禁让我遐想一番。

 

在我的印象里,魏晋时期社会是动荡的,是虚玄的。各种政治势力和军事势力明争暗斗,或捉对厮杀或干脆群殴,百姓们流离失所。而魏晋书生是风流的,是剽悍的,是有理想的。作为一介书生,无疑是芸芸百姓的一员,城头变换大王旗的纷飞战火中,读书人怎么能活得那么嚣张?难道那个时候的权贵们压根没把这些几乎可以颠覆朝野的读书人放在眼里,以至不屑于管教他们,由着他们胡吃海喝,胡说八道,胡作非为?如果那时候有互联网,会设置什么样的“敏感词”?那个朝代到底是乱世还是盛世呢?

 

魏晋书生多名士,所谓“建安七子”、“竹林七贤”都是那时候的文化名人。这些名士的举止言谈成为轶事流传至今:王羲之可以袒着大肚子倒在东床之上冷对未来岳父派来相亲的门客;陶渊明在朝不顺心,一气之下辞了鸟官,回家种地饮酒赏菊花,怡然自得做起了“野人”;至于阮籍、刘伶更是做秀、玩儿小资情调和行为艺术的鼻祖。他们嗑药、乱性,是酒鬼、暴露狂、同性恋,几为无君无父不忠不孝之辈。他们在狂放不羁甚至荒诞变态的行为掩饰下,是不是有一种更加沉重而无奈的忧心?在他们华美绝伦的字里行间,即有对权势的怀疑和否定,也有人性的觉醒和追求。遗失了音韵的《广陵散》流淌出的到底是怎样的悲鸣?当真是“我是名士我怕谁?是真名士自风流!”

 

记得有一次初中同学聚会,一人做崇拜状提及我的“名言”:“人不能像苍蝇一样活着。” 我不记得这句话,但不管是不是杜撰,这话让我脸红气短。因此上,连忙斟酒、布菜以解尴尬:我如今可不是情不自禁地在追腥逐臭吗?似我这等俗人,若生在魏晋,会不会邯郸学步般步名士们的后尘?想到这里不禁打个寒颤!有风骨的人或被诛杀殆尽,或高调归隐游戏人间,或找个借口闭嘴收声。自魏晋往后,“书生”庶几成了压抑、变态、无能、软弱的代名词。软骨已根深蒂固,尚不知能否就药了。我活在今世,却被“测试”成了魏晋书生,幸?不幸?

 

管它真假,即算出我是魏晋人,不免学着他们高调归隐。以前人们说“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现如今已是“大隐隐于网”的年代了。在博客不觉又混一年,反省一下这一年的所作所为,不免惭愧:“毁”人不倦地对人“哼哼”教诲、夹枪带棒讽刺打击异己者、有病没病都呻吟一下、有没有快感都呐喊一下、有意无意地得瑟一下、隔三差五再裸奔一下。谁让我是魏晋人呢?我不妨继续做秀:“雷蒂斯、箭头们:凝眸将于xxx日,农历x月初x星期x,隐姓埋名换个马夹。你们千万千万不要挽留我,千万千万要记得忘记我哦!”

 

海屁牛也!(Happy new year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