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凝眸

凝视勿语

 
 
 

日志

 
 

口哨声碎  

2007-02-08 22:28:27|  分类: 人间烟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学报到的第一天,我就发现我们班有一个特殊的同学。这个人的年龄起码比我们大上十岁以上,中等个子,样子憨厚,沉默寡言,在一群十八、九岁的孩子们中间,他显得格外的突兀和特别。

 

他有一个爱好——吹口哨。其实校园里喜欢吹口哨的人多了,能够让人觉得这是他的爱好,自然说明他吹得好,高音的嘹亮高亢、中音的圆润饱满、低音的浑厚凝重,无论什么流行曲子在他嘴里都表现得淋漓尽致。直到后来,我听过一些口哨音乐,感觉都不如他吹得好。

 

也许是年龄差距的原因,他总是独来独往,很少参与同学之间的活动,但和我们在一起时又非常谦和,更多的时候是默默地坐在一边不言不语,或者微笑地看着我们兴高采烈。

 

跟他熟悉起来还是一次晚自习。路上遇到了,就一起慢慢走向教室,他吹着口哨,在皎洁地月光下显得那么悠扬。我问:“是《三套车》?”

 

他很诧异:“你知道这苏联歌儿?”看来在他的眼里,我们这些小女孩儿只喜欢流行音乐。我说:“你喜欢俄罗斯民族的歌曲?”他笑而不答。

 

“是喜欢那种苍凉?”我没完没了问着。他笑着点点头。

 

后来慢慢地熟悉了,我才知道他的一些具体情况。他是来自广西农村的兵,复员后在当地县委工作,来上大学是为了“镀金”(公派);他还是越南战场上下来的炮兵排长,所属部队曾作为“先锋”参加战斗,很多战友们倒在他的身边,血溅上了他的脸,包括那些被炸得支离破碎的肢体。据说他那次荣立了一个二等功,直到现在身上还有三块很小的弹片没有取出。他说他的亲弟弟是步兵,参战阵亡,家里领到了抚恤金300多块钱,几乎等于一头毛驴的价格。钱多少倒是没有在乎,当兵和毛驴没法比。只是父母受不了丧子的打击,落了个一死一疯。战争结束很多年了,那种创痛也挥之不去……他在说这些的时候,眼中的忧郁告知我,战争是多么残酷。

 

作为军人,参战本是天职,流血捐躯亦在所不惜。可是,牺牲总要有些原由,即便是军人。我总是不明白,一个棒小伙为国战死,怎么就能和头毛驴一样呢?更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自卫反击”应该是防守,为什么到别人的地盘上了呢?当然,我想这些的时候,已经硝烟散尽,后来在电视里看到两国元首笑容可掬地握手拍照的时候,就想起他讲给我听的故事,我不知道,那些历经战火血雨的将士和他们的亲人,看到这些会怎么想。

 

看过一期《鲁豫有约》,内容是采访当年的战斗英雄史光柱。也是在那一场战争中,让他双目失明,并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电视里,我知道他的妻子很贤惠,与他风雨携手20年。在我的印象里,英雄一般是铁打的汉子,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谁知道,当讲述到他成为英雄的背后故事时,史光柱的眼泪从墨镜后喷涌而出。我反复在想,是不是在集体主义、英雄主义的教诲下,个人和家庭的无尽辛酸都是那样的无足轻重?可是,当某一个体在没有了价值和尊严的时候,生命又是何等的脆弱和悲哀。

 

……跑题了,回来说我的同学。这个兄长一样的同学是我们班上学习最刻苦的,也正因为这样,不管他愿不愿意,我们都一致推举他为班长。记得在毕业晚会上,和着我们的歌声,他把一曲《友谊地久天长》吹得分外凄迷深情、如泣如诉。直到曲终人散,所有的人都泪流满面。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也没有他的任何音信。不知道为什么,一旦听到口哨声,就情不自禁想起他,想起那悲壮的故事,想起那凄冷而悠扬的声音和他吹碎的冬日月亮。

 

——他叫刘健。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