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凝眸

凝视勿语

 
 
 

日志

 
 

当晓苏遇到某顺  

2007-07-17 15:33:44|  分类: 信口开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显然是一个伪命题,写下这个题目,我自己都觉得很是有一点无厘头。反对我这样做的人请举手。哦,你反对?反对无效。

 

“晓苏”是 刘如溪先生( http://blog.sina.com.cn/lrx)长篇连载小说《零度爱情》中的一个人物,而且在已发布的25节中仅刚刚登场。而某顺,或曰鱼顺顺(http://yushunshun.blog.sohu.com/)是搜狐草根名博的一个马甲,她以擅长深刻剖析两性感情困扰而闻名于网络。我在此把二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联系到一起,实在是因为刘如溪先生小说强大的艺术感染力所致。

 

以我对文学艺术粗浅的认知,我认为文艺作品是对现实生活的反射或折射,是对生活的浓缩和提升。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会加入作者对人生和社会的观察和思考,会充分发挥作者的想象力——虽然黑砖窑、纸箱馅包子和粪便臭豆腐不断挑战着人们的想象力,虽然审丑、审恶也会疲劳,但我们有幸还保留着一丝对真善美的想象。而所有的人物和故事,都必须符合生活的逻辑,也就是“可信”和“合理”,没有了可信度,小说就变成了胡编乱造,那样的话,还不如去看神话。

 

刘如溪先生的《零度爱情》经过几个月的写作,现已渐入佳境,人物和情节的跳转令我眼花缭乱,而陆续登场的人物无一例外的血肉丰满,这就让我产生了一个错觉:这些人似乎就是我身边的人,似乎就是你、我、他。所以,当看到被刘如溪先生定义为“登徒子”,籍爱情之名行性乱之实的梦鬼未来妻子亮相时,心中不免为她感到一阵阵的难过。作为暗恋、崇拜梦鬼的女同学,梦鬼的风流韵事无一不落入晓苏的眼睛,也重重击在晓苏的心里。如果说婚后的梦鬼能忠诚于自己的妻子和婚姻,那么对于晓苏多年的感情煎熬也算有个交待,可遗憾的是,刘如溪先生留下的伏笔暗示着,这样的煎熬持续到婚后,但无从知道何时结束,也许是到中年了吧。从男人的角度讲,男人们当然希望能有一个随时待命的女人为他看守家园,在自己伤痕累累的时候,在自己疯够玩累了以后,可以随时享受她的温情和抚慰。但作为女人来讲,这样的生活是令人肝肠寸断的。爱情有着强烈的独占性,在不断知道有别的女人和自己分享同一个男人时,在自己的爱情不断被践踏时,在自己爱得没有自我、没有自尊的时候,不知道她会不会幡然醒悟,我无法想象她的忍耐能有多久,她又是如何排解心中的压抑和辛酸。

 

在这样一种心境下,我突然有了这个想法:如果晓苏遇到某顺会怎样?顺顺作为搜狐草根名博,每天会接到大量的读者来信,内容大多是向她倾诉感情困扰,向她求助如何走出迷雾。作为“女雷锋”(鱼顺顺自评),顺顺专门开辟了两个免费咨询栏目:《集中问答》和《来信照登》。我想,如果晓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如果晓苏也上网,她会不会选择用这样一种方法排解自己的苦恼呢?如果是,顺顺又会如何作答?根据几个月来暗读某顺对她的了解,我猜测一下,某顺也许会说:离开他!自尊自爱就那么难吗?

 

做阅读理解总是很难,所以无论是对刘如溪先生的小说,还是对鱼顺顺的文章,我的理解都难免偏颇,甚至和作者的本意背道而驰。就文字读文字,是一种阅读;跳出文字读文字,是另一种阅读。我应当属于后一类读者,也许,只有真正有感染力的文字才能够让人脱离开文字,看到文字背后所承载的大千世界。

 

几个月来,我看到了刘如溪先生的创作历程。在目前这种浮躁喧嚣的时代,在这样的背景和环境下坚持下来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更何况由于网络本身所具备的特性,使得这种互动文本的创作更为艰辛。不管这部小说何时杀青,完稿后又是什么样子,我分明看到了他的严肃和执著。那些同样抱着这种态度写作的人,每一个字都浸透了滴滴心血,仅此一点,就足以让我们尊敬。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