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凝眸

凝视勿语

 
 
 

日志

 
 

思无乡  

2007-10-18 14:00:55|  分类: 人间烟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区里挂了很多祝福老年人的大红条幅,清早上班,广场上一群成熟的“年轻人”舞着扇子,跳着《彩云追月》。翻开日历:嗯,是快到重阳节了。

 

重阳节,在我的印象里也就是“遍插茱萸少一人”的寂寥,一个游子如丧家犬般的仓皇和无助。思乡这个永恒的主题,在唐诗宋词的无数遍咀嚼声中,淫浸到了每一个月亏月圆,每一个风起风落,每一个潮涨潮息,每一个花开花谢,淫浸到了每时每刻。神经比较粗线条的我实在不愿意在这个秋风瑟瑟的时候说起这样一个令人伤感的话题,但蠢动在心间的一缕缕闪念,让我无法欲说还休。

 

其实,我是无乡可思。

 

是的,我无乡可思。这种无奈的宿命,让我每每看到那些动人心魄的思乡字句都嫉妒得心痛,并且万分固执地认定:无乡可思也是人生的一大遗憾。

 

在我的户口簿上这样写着:籍贯浙江省宁波市,出生地吉林省长春市,户口所在地湖北省武汉市。我在长春出生,并在那里度过了最初的一年半,可对这个城市我几乎一无所知,直到今年国庆节陪妈妈回去,我才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这块养育过我的白山黑水。后来父母要开赴湖北参加伟大的三线建设,我被送到上海,在那里度过了我的少年时期。而宁波,这个始终跟随我的地名,我也仅仅是路过,匆匆驻足了两次。

 

在湖北省十堰市那个封闭的山城,我度过了整个青春期。我始终没有把自己当成是十堰人,看着户口本上的地名,回忆着记忆中的上海,幻想着有一天能离开这个地球在不经意中皱起的沟壑。记得初三时,我和最好的朋友爬上了能够去的最高山峰,望着皑皑暮色里望也望不到头的延绵群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那里,顿觉压抑而绝望,恨不得纵身跃下。而这样的情景居然在电影《青红》中出现,一时看得我老泪纵横……直到我去武汉求学、工作后,才偶尔想起那里——因为那里有我的爹娘。

 

这样满中国乱窜真的不是我的错。我别无选择地被打上了各种各样的烙印,最明显的是我满口东北味儿的普通话和略显生硬的上海话、武汉话。普通话在通行全国的同时,也让我在任何一个地方被视为异乡人——包括长春、宁波、上海,甚至我已经生活了20年的武汉,这让我一想起来就会感到很无力;最顽固的是我死不改悔的味蕾,不可救药地想念着大酱、酸菜、黄泥螺、雪菜黄鱼,还有红烧肉和蟹黄包。如果这样也算思乡,那么思乡这种看似很高贵的情愫则被我糟蹋得恶俗无比。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真的不要问,我说不清楚自己是哪里人。在武汉20年了,父母在几年前也离开十堰,住在离我只有半小时路程的公寓里,照说我应该是武汉人,可是……非常痛恨自己这拒绝“汉”化的死德性!这让我总找不到归属感,再安稳的生活,都隐隐地感到漂泊。

 

其实,谁的一生都是在飘泊,活得再久都是过客,住得再久都是暂住地,哪里又是可以庇护我们的永恒乐土?又何苦斤斤计较于某一个地名?男人说有老婆的地方就有家;儿女说有爹娘的地方是故乡;而我说:我的故乡在很远的地方,也在很近的地方,她会让我披星戴月长途奔袭投入她的怀抱,也会在刹那间,被心底泛起的泪河包裹。生命里每一个给我血脉,养育了我的地方,不知不觉地都变得非常温暖和柔软。

 

容颜未老而心已沧桑,似这般喋喋不休地怀旧,莫非我真的老了?摆一个思乡的造型,让我看起来也哀怨而小资。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