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凝眸

凝视勿语

 
 
 

日志

 
 

我家就在岸上住  

2008-03-12 23:37:51|  分类: 人间烟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79月的一个清晨,当我怀着新奇和忐忑的心情走出武昌火车站前往华中工学院,也就是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报道的时候,出现在眼前的首先是满是泥泞垃圾遍布的站前广场。坐在学校接新生的校车上,看到街上的搭车情景,很是惊心动魄。有一手抱着孩子,一手举着过早(早点)的女人,有体力不济的老人,当然更多的是壮年男子。推搡的、叫骂的,甚至还有老拳相向的,先给我来了个下马威。

 

华工坐落在东湖之滨,大一的夏天时常和同学骑着自行车到湖里游泳。湖里的鱼很多,被蚊子叮过的红肿破损之处,也是小鱼的最爱。小鱼尖利的牙飞快地啃嘬着皮肤,又疼又痒,很好玩儿。大多在傍晚去游泳,游累了就坐在湖边的水泥墩子上,呆呆地看着太阳慢慢沉入湖的那一边。也许是饿了吧,那样的太阳被我叫做“鸭蛋黄”。还能看到运动员在湖里训练,细长的皮划艇划过水面,留下长长的涟漪,一波波荡开去。这时的东湖,又宁静,又热闹。

 

后来在武汉安了家。第一个家是婆家,在汉口,离长江一箭之遥。刚结婚时,老公在武昌上班。每天天不亮就得出门,天不黑回不了家,天天在公共汽车上耗费的时间差不多就是半个工作日。现在那里建起了长江二桥,汉口到武昌不需要非得从汉阳绕道了。

 

终于有了自己的家,在汉阳的月湖边。住在六楼,月湖吹来的风带着咸腥味儿,很强劲。夏天很凉快,看欧锦赛的那些夜晚都不需要开风扇,是火炉里难得的清凉世界。冬天则有点惨。窗户无论如何都关不紧,总有风拼命地钻进来。遇到月黑风高的时候,风声凄厉犹如闹鬼。那个家已经拆了。现在的月湖改造成风景区,湖水经过净化和处理,再没有可疑的漂浮物和刺鼻的味道。古琴台也在月湖边,它借着一曲《高山流水》穿越亘古时空,旧貌换新颜地掩映在一片苍翠之间。更有大气磅礴的琴台歌剧院,犹如停靠在湖边的游轮,成了武汉的新地标。

 

因为工作关系我搬到了沌口开发区,仍住在水边,离家不远有长江,还有太子湖。这里原来是一片沼泽地,填起来以后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工业园区。我刚来时这里几乎是一片荒地,到处是半人高的茅草,草窠里有兔子和黄鼠狼乱窜,偶尔加班,摸黑回家时都战战兢兢。其实野生动物有什么好怕的呢?它们比我胆小。那时候进一次“城”可费劲了,公共汽车又少又慢,晃一个小时也过不了江。现在好了,宽敞平整的马路直通白沙洲大桥和月湖桥,三环就这样环起来,到汉口、武昌不再是畏途。太子湖上有成群的硕大水鸟在巡视,“昂昂”地叫着,白色的身影常常低低地掠过头顶,每次看到它们我就会想到“和谐”这个词。听说汉阳要六湖连通,把龙阳湖、南北太子湖、三角湖、墨水湖、后官湖与长江、汉江串联起来。把死水搞活,活的就不仅仅是水。

 

湖北号称“千湖之省”,江汉平原是著名的鱼米之乡,古有“湖广熟天下足”的美誉。汉阳铁厂是大清帝国最重要的兵工厂,“汉阳造”虽不及洋枪洋炮,但也是中国最早的民族工业代表,现代工业文明从这里起兴。武汉作为辛亥革命的首倡地,在精心策划的起义纷纷失败的时候,自发的行动却成功打响了埋葬封建王朝和专制统治的第一枪,昭示着武汉人的“敢搞”。我们武汉人大约属于“给点阳光就灿烂”的那种,也属于“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能上”的那种,我们沉寂了很久,但不会继续沉寂。我们看着江河,江河也看着我们。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