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凝眸

凝视勿语

 
 
 

日志

 
 

踩在30尾巴上  

2008-06-17 23:29:55|  分类: 人间烟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确认知自己的确是3张,大概是323岁的时候。明确是明确了,但心有不甘:怎么就30多了呢?小时候看父母那一辈人,30多的女人都老得很恐怖。可自己分明一点儿没觉得老,怎么也奔到这里了呢?

稀里糊涂惯了,做事情没有什么谋划,属于“踩块儿西瓜皮滑哪儿是哪儿”的人,所以注定没出息。罗永浩说“骠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我倒觉得“平庸的人生也不需要解释”,学科学学艺术学语言学技能学哲学学宗教,学了几十年,戒定慧没见长,贪嗔痴不见消,冗长的路还要继续走,故,一切,学着接受,或者,尝试说服自己和狗日的生活握手言和,便罢。

不知不觉长大了,不知不觉恋爱,结婚,当人家妈,连点准备都没有。曾经矫情地说“给自己的青春上一炷香”,曾经以为守着如花美眷,就能顺顺当当走过似水流年,曾经以为我不认识的那些人也和我周围的人一样善良、平静、安居乐业,可现实总会给缺心眼的人以惊雷般的当头棒喝。回头看,有些记忆越来越清晰,那是些值得收藏的日子;有些,却越来越模糊,甚至某一时段几乎空白,尽管当时的感觉还依稀记得,但情节的缺位证明,那原本就是一些垃圾时间。没有不堪回首,没有畸形燃烧,只会在某些时候撞上一些老歌,然后泪奔。

前些时,把闲置了1年的白色镶蕾丝连衣裙处理掉了。不是不能穿,而是不好意思穿了。白裙飘飘的年代走开很久了,我不能继续固执地在奔四的时候还这样臭美。尺寸不是问题,问题是,那裙子我穿着看起来像是偷来的——不是它不属于我,而是我不属于它。喜欢亮闪闪的小发卡,长发的时候用过,小小的闪光,假装低调地半藏在头发里,逮着空略微跋扈一下。喜欢鲜艳的指甲油,喜欢特别的鞋子,仅仅是喜欢,羡慕地看着这些美好的东西在青春飞扬的美妹们身上活灵活现,自己则要没有选择地往“知性”上装扮。

香港演员萧芳芳在《女人四十》获奖感言里说:“女人年过四十,什么都往下掉,地球引力特别大。”其实用不了到40岁,每个女人都能明显地发觉自己渐进的衰老。不能熬夜了,小腿有皮屑了,对鞋子挑剔了,痛神经发达了,容易疲劳了,气性大了,脂肪往中部聚堆儿了,high不动了等等等等。一抱怨怕冷,疲倦,疼痛,那个冷酷的青春期就会提醒我这个无情的现实:你老了!

是啊是啊,和一个少年比,我怎么能不老呢?一个不到两尺长的粉白粉白的小人儿都刷拉拉地变得刚劲健硕,我怎么还能不老呢?每听到这种振聋发聩的宣判都痛心疾首又死不买帐,用王朔那种无赖的语调展开绝地反击:“再不老就成精啦!老怎么了?谁没年轻过?你老过吗?”

年龄会让人变得乖巧圆滑,人情练达。成熟,其实是一个越变越虚伪的过程。很不喜欢这样的过程,非常不喜欢。现在,3张也所剩无几——过不了多久,生日会再一次提醒我,我已经踩住了30的尾巴,离“不惑之年”仅一步之遥。“四十不惑”说的是孔圣人自己,我断没有那样的本领,不明白的事儿多着呢,又做不到与时俱进,只有踉踉跄跄跟在人堆儿里往前混。还相信爱情,这样的想法现如今实在是傻B得无与伦比;还敬重理想,其实人们早把嘲笑理想当成了时尚;还会为自己吃喝拉撒以外的事情生气,有朋友说我“血气方刚18岁”,其实是善意地笑话我快更年期了还像青春期一样不明事理;精制的美味仍然能成功地勾引到我贪婪的眼神和淋漓的口水,干净、粗糙的食物也一样让我大块朵颐,但希望简朴追求简单,在享乐主义盛行的年代则显得有自虐的倾向。这样不合时宜不识时务的人很有可能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以前为了这个那个总是尽量掩藏又掩藏得不好,装得那叫一个累。但,蛰伏的嚣张总需要释放。有好多疯癫的念头只能是念头,比如站在结实的大桌子上举着啤酒瓶载歌载舞,比如穿三点式顾盼在活色生香的海滩,把自己晒成古铜色。不喜欢别人告诫我如何生存或生活,20年前反感,现在更反感,不同的是我现在不再装作顺从的样子洗耳恭听。记得5岁刚从上海到湖北的时候,听不懂小朋友的话,学了一句粗口嘀嘀咕咕,被妈妈正色训斥,此后很多年不敢说。现在,我敢开粗口骂人了,尽管作为一个女人这很不知性文明柔顺甜美,但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我发觉字斟句酌实在是件浪费表情和生命的事儿,只有这简短铿锵的话可以一语中的,让我一舒胸中块垒。

有人偷偷把我的八字给了一个大仙,掐算的结果是我能活到77岁。在感觉自己是强忍绝望苟活着的时候,想想77岁就觉得很漫长,生有何欢死又何惧,要活那么久?但快乐和轻松也不是难以祈求,比如大吃了一顿,比如一夜黑甜无梦到天明,比如衣服很熨贴漂亮,比如天气很好,比如花在开鸟在叫,比如一次愉快的谈话,比如空欢喜一场(空欢喜也是欢喜),比如又发工资了(居然按时发放),比如青春期为我给他提前放进冰箱的西瓜说声“谢谢妈妈”,比如,你在一个字一个字地看我的絮叨,我又会觉得:啊!生活是多么美好!有病哈,不过觉得自己没病的请举手。

年龄不饶人了,真的。挥霍了太多的美好,我几乎没有本钱继续浪费,犯错误和改正错误都是奢侈。越来越颓,争取颓而不废,越来越反,其实是反而不动。倚驴杖拐,茫然四顾,但见雾锁迷津,老身我找不到路也不能就地趴下,趁着还没有支离破碎到山穷水尽,试着做一点等大限来临想起来不觉得太窝心的事儿。仍然记得中学老师告诉我们的话:离经不叛道,随波不逐流,仍然希望那个恶俗的梦想能实现——和喜欢的人浪迹天涯,种地放羊。

踩在30的尾巴上,一年后必须身手矫健地跳闪腾挪,紧紧牵住40的手,否则会摔得很惨很惨。身体里的细胞每天都在大规模的以新换旧,这说明咱的确是“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好吧,提前对崭新的自己轻轻说声“生日快乐”——希望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也送给你。

最后说一句:谢谢爸爸妈妈!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