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凝眸

凝视勿语

 
 
 

日志

 
 

民女,恶少与刀客  

2008-07-08 10:19:26|  分类: 如是我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出了我想说但没说的话,而且自认比我说得好,转一个。http://www.bullog.cn/blogs/huajiadi/archives/155626.aspx

在捍卫权利,争取自由的过程中,我们很不幸地忘掉了现代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法律,所以,种种迹象表明,我们在通往文明的进程上,几乎还是个受精卵。

 

民女,恶少与刀客

 

1、当我们真正的先皇们都还在世的时候,当我们还真正是“天朝上国”的时候,当钱穆一口一个的“吾先民”们还在封建王朝中饥寒交迫目不识丁平均寿命不到四十岁的时候,“民女,恶少,刀客”们的故事是我们民间文化的经典题材,代代相传。给“杀戮”打上“正义”的旗号,把杀人狂武松和从不问青红皂白只知道一路砍杀过去的恶魔李逵当作草根正义的代言人,因为那时我们像孩童般软弱和简单,只能幻想盖世英雄,只会判断快意恩仇。

当我们最后的先皇退位的时候,当我们沦为“东亚病夫”的时候,当知识分子和政客们意淫“民主自由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但其实“吾先民”们依然饥寒交迫目不识丁的时候,“民女,恶少,刀客”是我们民间文化的经典题材,只是大刀王五、燕子李三和霍元甲的故事里时不时会出现些金发碧眼的洋鬼,但“报仇”和“杀戮”的故事主线从没变过,因为那时我们像孩童般软弱和简单,只能幻想盖世英雄,只会判断快意恩仇。

当我们开始讽刺性的使用“先皇”、“天朝上国”等字眼的时候,当大多数中国人不再饥寒交迫目不识丁平均寿命“古来稀”的时候,当我们中的很多人受过教育上过大学已经开始对物质生活不满要有“更高的精神追求”、“民主自由的观念”有史以来头一次在这块土地上有规模的苏醒的时候,“民女,恶少,刀客”还是我们民间文化的经典题材。要“报仇”,要“杀戮”,只有杀戮才有出路;不要等什么依法治国,我们要替天行道;只有杀光了主子,人民才有机会变成新的主子,这就是“民主”。因为我们依然像孩童般软弱和简单,依然只能幻想盖世英雄,依然只会判断快意恩仇。

今天,我“民主”了么?今天,我“自由”了么?

今天,我“软弱”了么?今天,我“简单”了么?

今天,我和群众一起高唱“向前进,向前进,刀客的责任重,民女的冤仇深”了么?



2、某天,我们不太懂事但也会上网乱看的孩子问我们:“爸爸妈妈,贵州和上海是怎么回事儿?” 我们会不会告诉他关于“真相”的各种版本,“亲情提示”他自己思考判断一下,“谦虚”地承认其实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还是马上给他正义凛然的兜售一个我们坚信不疑的“民女,恶少与刀客”的故事?为了让他印象深刻,把虚构的细节添油加醋,把道德正义的大棒挥舞的虎虎生风,把“三拳打死胖子屠户”等一系列从小就印入脑仁儿深处的故事讲的吐沫横飞,临了还告诉他李白大大写的最牛逼的诗句就是“十步杀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我们会告诉他那些民警可能罪不致死很可怜么?我们会告诉他杨佳是个冷血杀人狂但也很可怜也是这个世界的受害者么?如果这故事是“某富人或官员子弟开枪射杀十个老百姓然后饮弹自杀”我们又会怎么讲故事呢?我们会告诉我们的孩子那个凶手其实也很可怜也是这个世界的受害者么?我们会告诉他美国人在悼念“弗吉尼亚理工枪击事件”受难者时在那个凶手的坟前也放满了鲜花么?

撇开故事,我们会告诉他“杀人”是不对的是很残忍的么?“杀人偿命”就是不对之上再加一次不对么?

我们会给他们灌输我们道听途说和用自己并不发达的大脑阐释得来的故事还是尽可能多的陈述些“事实”?我们会耐心的给他们讲“什么是有道理的什么是没道理的以及为什么”还是一锤子下去好坏善恶立判?我们在以我们的权威剥夺孩子们的“知情权”么?我们只希望他们和自己的笨蛋想法“保持高度一致”么?我们希望他们具有现代知识的同时还保持古典的朴素的善恶观么?或者我们根本分不清什么是“知识”什么是“故事”?

今天,我“民主”了么?今天,我“自由”了么?

今天,我学习知识了么?今天,我贩卖故事了么?

今天,我痛骂党和教育体制给孩子“洗脑”了么?今天,我把孩子送到学校之前“洗干净”了么?今天,我把孩子接回家之后觉得学校“洗”得不够干净于是自己动手再“洗”一遍了么?今天,我找到应该为自己的失意和不满买单的机构或个人了么?今天,我毁坏公物随地吐痰或者找到更多更过瘾的机会“报复社会”了么?




明天,我们的孩子还要一遍又一遍的向他们的孩子讲述“民女,恶少和刀客”的故事么?

明天,讲着这些故事的孩子也还会使用“先皇”,“天朝”这样的字眼嘲讽他们的政府么?

明天,讲着这些故事的孩子也还是盼望“大规模的流血”来推动社会“进步”么?


明天,讲着这些故事的孩子会嘲笑他们父辈的软弱无能无知,像我们嘲笑自己的父辈一样。从我们给他们讲“民女,恶少和刀客”故事的那一刻起,这就注定了。

我们活该。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