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凝眸

凝视勿语

 
 
 

日志

 
 

谣言止于什么?  

2008-10-19 15:38:41|  分类: 信口开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话说:谣言止于智者。这话对,也不对。当所有的人都不明就里的时候,“智者”仅仅是一个书面词汇,谣言也就有了孽生和传播的肥沃土壤。

近来发生了一些震惊全国的案件,先有杨佳案,再有林松龄案。两起案件自大有不同,但因为涉及到警察和一个男青年的生死,所以一时坊间议论纷纷,甚至谣言四起。

当初有人在网络发帖说杨佳被警察殴打导致生殖器不可逆转地受损,这种说法成为很多人同情甚至赞赏杨佳残暴的原因。当然,造谣者目前仍被羁押,至于是否超过羁押期限,又是另外一个问题。针对“生殖器受损”,杨佳在接受二审时对记者亲口予以了否认。这个信息的披露,让一些人改变了对杨佳的态度。

现在,林松龄案也是众说纷纭。黑龙江警方在1017召开发布会时,对个别传言进行的否定,同时严厉指出“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妄图借此制造事端、混乱和影响,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但事实到底怎样,公众仍是雾里看花,造谣者别有什么样的用心,有何不可告人的目的,大家也并不知晓。在这种情况下,谣言呈几何装发散也就不足为奇,制造出事端、混乱和影响也就顺理成章。

前一段山西发生两起重大责任伤亡事故,一起是娄烦山体滑坡,另一起是襄汾溃坝事故。关于这两起事故的报道,媒体呈现出令人目不暇接的说法。如果不是有两名年轻记者排除万难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深入现场,并以自己的职业担当不计后果勇敢披露真相,漫说不会有官员因此丢掉乌纱,连公众也会因为死难者人数过少而不以为然。话又说回来了,汶川地震死难8万余人,现在大家不是也忘得差不多了吗?哦,这句跑题了。

与友闲谈,说及今年8月在鼓楼的那宗杀死美国游客的案子,友说“怎么没有下文了?”。这事儿奇怪也不奇怪,当媒体不再跟踪报道的时候,案件的后续进展自然不能被公众所知。诸如此类的事件有多少,实在无法统计。是什么原因造成,也没人能给出一个说法。或许,十年砍柴作为资深知名记者羞愤出走能说明些问题。《财经时报》因为“虚假新闻”被勒令停刊3个月,也给大伙了一个警示。不能忍受只说让说的话,说了不被允许说的话,说错了话,下场便是这样。

1912年戴季陶一篇短文,把袁世凯、熊希龄、唐绍仪、章太炎四人尽“杀”,罪名是专横、卖国、愚民、阿权。这四人上至总统、总理、财政部长,下至社会名流,“痛杀”的结果,不过是关他几日,陪30块大洋了事,报馆该开张还开张。出狱后的戴季陶在民间小报《民权报》的报馆墙壁亲书“报馆不封门,不是好报馆。主笔不入狱,不是好主笔。”,这是媒体人对抗独裁、专制、噤声的呐喊和宣言。只不知,昔日的戴季陶生逢今日又将如何?

记者和媒体的天职便是客观报道,披露事实真相。当媒体都支支吾吾的时候,公众自然难以得到期盼的真相,而真相缺失留出的空间,则必然被谣言占领。群众没有全面客观的信息,又如何能做出正常的反应,又如何能做出正确的判断?不明真相的群众如何能眼睛雪亮?因此,群众自然是容易被误导、被煽动、被利用、被操纵的了。即如此,谣言又如何能不攻自灭?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