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凝眸

凝视勿语

 
 
 

日志

 
 

暗中的渴求,隐秘的快乐  

2009-10-26 17:52:03|  分类: 人间烟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暧昧的题目,写给“库头”老六的,再一次。公开写给一个男人的文字,再怎么貌似暧昧,都经得起同志们的集体凝眸,必克斯,我站在阳光下。

    阅读是很个性化,或者说是很私密的活动,零距离的当口,所有的快乐和忧伤,都只属于自己,属于那本书。但我希望和人分享,分享那种无法隐藏的快乐。就像怀春少女必定要和闺蜜谈论那个“他”,我可以忍住嘚瑟,却不能忍住吆喝,在不知不觉中友成行:搜狐的博友拈花阿愚是资深“读友”,同时,在我的“唐僧”下,有两个同事09年跟进,2010年还有两个朋友将按时收到《读库》。哈哈,额很欣慰——提前祝咱们《读库》时间快乐吧。

    08年知道了《读库》,试探地网购了一本,于是订了全年的,再然后,订了09年的,到了夏天,又补了06年、07年的,全部——不在书店买,不在网店买,不要折扣,直接把书钱给老六,然后,在漫长的等待中重温恋爱的感觉:时间变得甜蜜而悠长,随憨头憨脑老实巴交但一肚子内秀的《读库》而来的,有一份份惊喜:绝版包包,新书试读,出版社新书预告,图册、NB,便签本,小书签……这份体贴和温存,是其它书,其它杂志,其它购买方式不能给我的,所以,我坚定不移地当“开拖拉机去水泥厂拉货的一员”(老六语),保持和老六的单线联系。当然,我知道这样给他增加了工作量——还有谁愿意为一个读者,一个订户这样麻烦?老六说过:读者需要被认真对待。他把这种理念贯穿在“制造”《读库》的每一个细节中,我一小散也弄的跟VIP似的,还是快递哦!在消费者普遍当孙子的时间、地点,这样的感受棒极了,不谢谢老六的话显得咱忒不懂事儿!

    每逢双月,我都会在一个早晨接到一个电话,告诉我有包裹。中午的时候,新《读库》就送到了。简单粗暴地剪开厚厚的包装,拨出新书,然后捧在手上摩挲片刻,就开始看藏书票、目录,再是正文,一会儿嘻嘻一会儿哈哈一会儿叹气一会儿骂娘一会儿眨眼睛忍眼泪一会儿又嘟囔“原来如彼”,最过分的是恨不得揪着旁边的人耳朵,给人读着玩儿,似乎不这样无以表达我“不能再同意了”的感受。据有关同志反映,这种时候我的样子很花痴很疯魔。

    夏天,我在成都附近转悠了10多天,背着《读库》的包包。在很多很多场合,我无数次打开包包,比如付钱、拿相机、拿纸巾什么的,非常希望乌嚷乌嚷的人群里出现个把看到“读库”俩字有点反应的,别说六个了,连一个都没有,有点失望。于是给老六写了封e-mail,强烈呼吁别太低调。老六在包包光荣绝版里给了一个回复:以后,在某个场合,如果你能遇到一个背着与你一样的包,结着丁香一样愁怨的姑娘;或一个背着与你一样的包,结着仙人掌一样毒刺的糙男人,你一定要走上前,“恩哼”一声,对方一定会发出一声“讨厌”。“纵使相逢应不识”?我摇摇食指:“相逢的人会再相逢”。《读库》人有一种共同的“味儿”,我们能感受到彼此的存在和气息,不用仔细嗅也知道。

    罗嗦了半天,09年我和《读库》最重要的段子还没有说呢。

    夏天休假之前,06年和07年共14本《读库》到了,我揣了2本出门,以打发一些空闲时间。87号,就在假期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右眼意外受伤,导致视网膜脱落。右眼先是失物不清,再是视野一点点缩小,直到全黑,完全彻底,比最浓重的夜还要黑的,黑,其实就是瞎了。我知道陈寅恪是这样彻底失明的,所以一忽儿害怕得要死琢磨着要是治不好就不活了,一忽儿又安慰自己大师都可以失明我一半文盲怕什么。由于种种原因打岔,治疗并不算太及时,手术前我就这样没完没了地胡思乱想,现在看来比英国老头布朗及时得多。手术前后有一个来月不敢看东西,听音乐也不能让我心平气和,心里烦躁得不得了,小宇宙直爆发。惦记着那些新买的书供在书架上还没开封,尤其是那些《读库》,就格外难受,于是滋生了一个渴望:如果老六给大伙读书玩儿,那该多好啊!克林顿出了有声自传,让大伙开着车也能学习他老人家的光辉历程,老六是不是也照顾一下那些眼睛不方便的,以及那些热爱《读库》却“日理万机”的呢?

    91号出院,回家的第一晚站在书架前,犹豫又犹豫,还是抽出一本《读库》,摊开在床上,盘着腿低着头捂着右眼,几个小时没顾上脖子疼,老僧入定般和心爱的《读库》天人合一,直到困得不能再困的时候訇然倒头,心里舒坦踏实,嗯哼,一夜黑甜。

    第二天眼睛似乎没什么不妥,胆子自然大起来。一本又一本,在家修养的日子,不利于看的日子,我有《读库》作伴。真是有先见之明啊,如果没有10几本《读库》打底,我怎么熬过那段日子?家里其他书不能让我忘掉我的眼睛我的脊椎,又如何能给我带来喜乐安宁?至此,《读库》对我已经不是一本单纯的书,它是我最知心最贴心同时人格闪亮的朋友——虽然它偶尔不那么够劲儿。对朋友不能那样,为一篇文章为几句话割袍断义,那不是咱的做派。

    《读库》和老六对我很重要,尤其是09年,我有生以来最黑暗的时候,是他们给了我很多很多,您说说,我不夸它夸谁啊?它不值得我竖起拇指抛出熨斗,谁值得呢?2010征订开始了,当然订了。Why not


相关阅读:

给老六,给《读库》

下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4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