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凝眸

凝视勿语

 
 
 

日志

 
 

爱上一碗面,爱上一座城   

2012-09-29 10:40:22|  分类: 人间烟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7年的9月初的一个清晨,当我拎着行李走出武昌火车站,迎接我的不是华中工学院(华中科技大学前身)来接站的师兄师姐,而是广场上一洼一洼肮脏的小水坑,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黑水溅进凉鞋钻进脚趾缝的感觉。武汉,就这样出现在一个外地大一女生的眼前。

坐上学校接新生的大客,一路向东往学校驶去。正是上班高峰,每个公共汽车站都乌压压站满了人,几乎每人手上都拿着早饭,有面窝、油条,更多人一边捧着碗咖啡色干乎乎的面狼吞虎咽,一边警觉地注视着来车方向,一旦自己乘坐的公汽慢悠悠晃过来,要么三口两口扒完,要么收起饭盒,进入抢车预备势,等挤上了车再美美享用自己的早餐。

在路上过早(早饭、吃早饭),是武汉异于故乡的地方。那咖啡色干乎乎的面,就是喂养了一代代武汉人,让武汉人走到哪念叨到哪的“热干面”。

第一个假期是“十一”,我和闺蜜坐15路公共汽车到中华门,又搭轮渡过江,到汉口的武汉关。大一的女生特别能吃,我俩从校门口开始吃起,把一样样小吃试遍,唯独没有吃热干面。因为,那碗面要留给老字号“蔡林记”——尽管武汉卖热干面的过早铺子遍布每一个家属区每一条小巷子。

那时候的“蔡林记”还没有拆分,全武汉只有一个店面,在江汉路。我和闺蜜挤进摩肩擦踵的狭小店铺,眼巴巴地等着。大师傅白围裙白帽子,一手抓面一手握笊篱,放进滚着开水的大锅里稍稍一烫,抖几下沥沥水分,扣入一只大碗。他左手端碗右手拿小汤勺,很有分寸地舀起 3勺芝麻酱淋在冒热气的面上,再加点胡椒、味精、盐、萝卜丁、酸豆角丁,同时朗声问到“要不要辣椒?”要辣椒的会加有辣油的卤水,不要辣椒的师傅会撇开辣油单舀卤水,最后撒上一勺葱花,递与我们。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我俩一边咽口水一边忙不迭地拌面,直到每根面都均匀地裹上芝麻酱。一口进去,芝麻酱的浓香、面条的劲道(要用碱面)、萝卜丁的脆甜、酸豆角的酸辣、卤水里桂皮八角大料的高飘香气重重叠叠亲亲密密,侵占每一个味蕾……这,许是生活的况味。

热干面看相不佳做法似乎也不复杂,就像武汉这个城市,看似粗糙、庸常,但这种草根气和平民气最让市井百姓熨帖、舒坦。要做一碗好吃的热干面,功夫全在看不到的地方,就像这座城市吸引我的不是繁华的街道,而是生活在这里的一个个默默无闻的路人甲路人乙。热干面的核心是芝麻酱,成品芝麻酱不能直接用,因为过于滞重,不好拌,必须用小磨香油稀释后才能上灶台。一些不讲究的摊点用水和酱,这种芝麻酱还是不好拌,一坨一坨,酱是酱面是面,像貌合神离的夫妻,全无缠绵悱恻的感觉。

满街卖热干面的,好不好吃,住在附近的人最清楚。招呼朋友打了通宵麻将的老公大清早叮嘱老婆去买过早,会顺嘴提醒一句:“记得买老三屋里滴面啊!”老婆兴许会回嘴:“哪个说滴撒?又在瞎款(瞎说)!汪婆婆屋里滴面好奇(好吃)些。”笑嘻嘻地说着狠话,这是武汉人。热干面的最佳伴侣是蛋酒,其次是豆腐脑、豆浆。食量大的再加跟油条,这一上午保管饱饱的。我见过最特别的热干面搭档是瘪瓶子黄鹤楼(2两装白酒),话说武汉酒仙对它的热爱,大概只有北京酒仙对小二的感情或可相比。有几年住在市区,经常会在过早摊子上看到隔壁的李麻木就着碗热干面啄一瓶瘪黄鹤楼。他除了是个酒麻木(酒鬼),还是个真“麻木”(蹬三轮的),一碗面一瓶酒,他可以带着酒劲儿带着饱胀哼哧哼哧跑遍三镇——那时候武汉号称国际化大县城,满街的三轮车,还能过江。

后来搬到开发区,这里有外地人模仿武汉人做热干面,徒有其形而已。窃以为吃不到正宗特色小吃的地方就不属于那个地方,我离开了地道的热干面,也游离在这城市的边缘。从民间美食这个角度讲,高楼广厦永远不及穷街陋巷,最好吃的东西永远躲在某个犄角旮旯的腌臜小馆,而不是奢华的餐厅。大隐隐于市,然也!

味蕾的记忆多么顽固,它无声无息地占领着你的思维,提醒着你故乡所在。我的儿子是地道武汉伢,他在武汉最热闹的地方读过书,吃过最好吃的炒饭、豆皮、汤包和热干面。现在,他在大洋彼岸,会为老干妈拌饭激动,更会为一碗快餐热干面流下哈喇子,和眼泪。

武汉的过江地铁2号线就要开通了,这里不允许吃东西。“地铁禁食”是国际惯例,作为大踏步提升城市品质的武汉向更高标准看齐。只是,这条和史上最疯狂公交521线路重叠的地铁将看不到热干面,更看不到司机和乘客在飞奔的公交上忙里偷闲吃面的壮观景象,武汉也会因此磨灭掉一些自己特有的城市气息。每天奔波于长江两岸的武汉人,将规规矩矩在摊子上过早,也许会因此改变生活方式。我想,武汉人会慢慢习惯这种变化,因为武汉向来九省通衢,武汉人身处大江大湖,惯见风浪,包容力强,更勇于面对各种巨变,百年前的首义枪声便是铁证。不是吗?

  评论这张
 
阅读(19982)|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